您当前所在位置: 淮阴区人民政府 走进淮阴 文化淮阴
一座竹林的爱情暗喻(上)

2020-07-06 11:29 来源:淮阴报 字号:[ ]

吴光辉

1

这一天,大宋朝惨白阴柔的冬雾一直缠绕着四川眉山的这座竹林,絮絮叨叨,喋喋不休。

这时,一群阳光在墨绿色竹林的上空闪动,寒风在层层叠叠的竹林四处吐槽,所有的竹全都被那群深沉多情的雾亲密地hold住。千万竿长竹便从白雾里探出头来,将它们的竹梢化作无数支手臂不停地炫酷。有一竿颜值极高的雄竹,修长、飘逸,像是竹林里的高富帅,那坚韧的竹干便是他颀长的身肢,青翠的竹梢就是他高贵的王冠,而他身边的雌竹们全都环绕着他在不停地卖萌。

这天是宋神宗熙宁元年(1068年)的腊月。苏轼便是从这座竹林出发告别故乡的。

离乡之前,苏轼设下祭坛,祭奠双亡的父母。

苏轼之父苏洵,与苏轼、苏辙并称为“三苏”,“擅长散文,尤擅政论,议论明畅,笔势雄健”。北宋嘉祐2年(1057年),22岁的苏轼和19岁的苏辙,一起高中进士。接着,北宋文坛领袖、“作协主席”欧阳修,又狂顶起苏洵的散文,从而使“三苏”一举走红,迅速成为文坛大咖,“一日父子隐然名动京师,而苏氏文章遂擅天下”。可是,苏洵上了“唐宋八大家”的榜单之后不久,就一命呜呼,而苏轼的原配妻子王弗也在此前病逝了。因此,苏轼辞去了公职,把苏洵以及王弗的灵柩运回故里,在苏家坟地(现四川省眉山市东坡区土地乡公益村)安葬。

1068年7月,苏轼在家乡为父守孝两年,居丧期满,接着在婚介所牵线搭桥之下,迎娶了王弗的堂妹21岁的美眉王闰之。到了这年冬天,他将看管父母坟茔的重任交给堂兄之后,便携带家小,返回京城了。

文友们为他举办了送别主题party,在一片竹林前面设坛焚香,抚琴吹箫。一曲古琴声便在竹林的上空飘荡起来了,淋漓尽致地渲染着他们的离愁别绪。

party高潮时,大家狂饮起饯别的酒。只见年轻气盛的苏轼,峨冠博带,谈笑风生,简直酷毙帅呆了。他端着一杯米酒,连连举杯,一阵豪饮。

大家都知道苏轼对竹林有着特殊情感。他是在竹林里邂逅原配妻子王弗的。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或许由于竹子清高脱俗的特质,使苏轼一生“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”。所以,他在远离故乡之前,来和家乡的这片竹林作最后的亲近。

眼前,那直耸云霄的雄竹和袅袅婷婷的雌竹互相依偎着,缠绵悱恻着,一同展现出一种摄人心魄的凄美。缥缈的白雾围着这片青竹在秀恩爱,妖娆的雌竹又围着她们的高富帅在诉衷肠。

2

我觉得这片竹林的凄美或许就是给苏轼一个未来的暗示,亦或就是给苏轼一个现实的提醒。然而,才华横溢的苏轼是个愣头青,还有点二,居然一脸懵逼地离开了这片竹林,义无反顾地离开了故乡,向着他坎坷崎岖的仕途,像飞蛾扑火一般飞奔而去。

看着家乡熟悉的一草一木、一山一水,他肯定想起了自己16岁那年姐姐苏八娘英年早逝的一段悲催往事。

那是个秋天的傍晚,苦风凄雨,落叶纷飞。

他和弟弟苏辙正在家中聆听父亲演奏古琴,那曲在苏家庭院飘荡回旋的曲调也就变成为苏八娘伤逝的挽歌。就在这曲哀婉揪心的古琴声里,苏八娘的公婆程家派人来报丧了。坐在凉亭里的父亲心中一惊,手中正在弹着的琴弦随之而断。琴弦的断裂使原来的乐曲产生了变声,发出一阵撕裂人心的颤音。就在这决绝的音乐声里,全家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噩耗惊呆了。苏轼手中的毛笔坠落在宣纸上,一颗悲伤的泪珠便滑落在墨砚里。

这一年,苏八娘只有19岁,就这样莫名其妙地离开了人世。苏轼二话没说,一步窜上前去,一把抓住报丧人的衣领,急急火火地责问道:“我姐姐刚刚嫁过去,怎么就突然死了?”苏辙则悲痛之极,立马泪奔。

程家是名门望族,标准的土豪,户主曾经担任过大理寺的高干。苏轼的母亲就是程家之女,而苏八娘前些日子又嫁给了程家,本来这样亲上加亲,应该使两家的关系更加亲密。然而,苏八娘嫁到了程家之后并不快乐,不久就不明不白地死了。

苏洵被激怒起来了,抓狂之极,竟然召集苏姓全体族人举行批判会,义愤填膺地抨击,狠狠地拍砖,列数程家种种罪行,指责程家倚仗权势、勾结官府、宠妾压妻、纵情淫乐、嫌贫爱富、道德沦丧,并当场宣布和程家断绝一切关系。

这件事虽然已成往事,但苏洵这样敢于向豪门宣战,显示出他疾恶如仇的个性,给少年苏轼留下不可磨灭的记忆,使他学到了父亲不畏权贵、敢于抗争的品性。

事实上,苏轼一生清廉、刚正不阿的品德,就是在家乡眉山养成的,而对他影响最大的自然是他的父母。

苏轼于1036年11月19日出生,至1059年举家迁往京都,其中减去1056年进京殿试的一年,另外加上1066年父亲病逝回乡守孝的两年,共有25年时间是在眉山度过的。这二十多年也正是苏轼清廉正直性格形成的关键时期。

苏东坡的母亲程氏是一位十分典型的贤母,在中国历史上和孟子母亲、岳飞母亲一起,被并称为“三大贤母”。苏轼8到10岁时,父亲苏洵进京赶考,落第之后,成为驴友,到江淮一带游历,母亲便在家里承担起家教的重任。苏轼后来在《记先夫人不发宿藏》一文中,记载了母亲对自己的引导。文中说家人发现院里有一处窖藏瓮罐,大家都十分欣喜,觉得发了意外之财。可母亲告诫家人,君子不得贪财,故“夫人命以土塞之”。苏辙也在《亡兄子瞻端明墓志铭》中,记载了母亲教育苏轼的一段往事。有一天,母亲读到《范滂传》时感慨不已,站在一侧的苏轼问,我如果成为像范滂一样的反贪英雄,母亲会点赞吗?母亲立马狂顶起苏轼来:“我有一个刚正不阿、清正高洁的儿子了!”

苏轼在父母这样的教育下,不但在高考中得了进士的第二名,而且形成了青竹一般高洁的品德。他也正是带着这样的品德,拜别祖坟,离开故土。